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热点资讯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1980年8月30日,有村民来郭喜家里找他办点事,喊了几声都没有人应,村民等得不耐烦了,于是推门而入,结果发现屋内郭喜一家四口都躺在地上,怎么摇晃也不醒。

村民连忙喊来其他人帮四人送到公社诊所里去,诊所初步判断,四人是由于食物中毒,但奇怪的是,四人中只有郭喜一人中毒最深。

一家四口中毒,唯有丈夫身亡

躺在诊所的病床上,郭喜的妻子刘社云捂着肚子大叫,不一会就又昏了过去,旁边的郭喜一直没醒。

所幸两名小孩中毒较浅,诊所的医生对他们进行催吐加治疗后,两个小孩便恢复了意识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但郭喜的情况比较危险,公社的医疗条件无法抢救,医生叫了救护车将郭喜转到安阳市里的医院,而刘社云的情况医生也无法判断。

根据化验结果来看,刘社云中毒并不深,但是也昏迷了好一段时间,不敢托大的医生将刘社云也转院了。

很不幸,郭喜没被抢救过来,但刘社云很快便清醒了,在得知丈夫的死讯后,刘社云流露了短暂的悲伤,就要求出院。

郭喜的父母得知儿子的死讯后痛不欲生,郭喜的母亲认为,儿子一家中毒肯定是有人蓄意谋杀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于是还不等儿媳回家,郭喜父母便来到了汤阴县警察局,警方接受了两位老人的报案,立马派出侦查员来到郭喜家中。

最先发现一家人中毒的那位村民被警察喊来问话,据他交待,当时他发现郭喜一家人中毒的时候已经快要到中午了,所以四人最有可能的中毒时间应该是在前一天晚上。

与此同时郭喜的尸检报告也出来了,报告显示,郭喜的死因是因为食有剧毒的东西,这种毒药名为氟乙酰胺,在农药和老鼠药里是一种常见的成分。

同时,技术人员还在郭喜的胃里发现了玉米面团残留物,通过检验,发现玉米面团含有这种毒药成分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来到郭喜家中的几名警察开始对现场进行勘查,从袋子里取了一份玉米面样品,并将一家四口吃饭的碗也带回去进行检验。

很快结果便出来了,玉米面样品里没有发现氟乙酰胺,但碗里却存在,这说明是有人在做饭的时候加到玉米面里去的。

此时的刘社云出院后又住进了汤阴县医院,警方只好来到医院询问她,最近郭喜有没有和人结仇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刘社云告诉警方,郭喜一直在外面打工,最近刚刚回来,所以不可能与人结仇,更何况郭喜在村民中的口碑普遍不错。

还没等警察继续问下去,刘社云便迫不及待地说:“肯定是隔壁的胡改玲下的手。”据她所说,就在案发前六天,刘社云和胡改玲大吵一顿,甚至还动了拳脚。

最后还是村民将二人拉开,胡改玲当时一边蹬着腿,一边咒骂刘社云一家,而起因仅仅是因为两家的小孩抢东西吃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第二天,胡改玲带了一帮人来刘社云家里,二话不说就打了刘社云一巴掌。

郭喜之所以回来,也是刘社云拍了电报告诉他,自己被欺负了,让他回家替自己出气,却不成想8月27日回到家的郭喜在三天后死于非命。

警方听完后,认为这个胡改玲有很大的嫌疑,于是重新来到村里,将胡改玲带到了警局审讯,凶手会是她吗?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妻子咬定凶手,引起警方怀疑

被带到警局的胡改玲一脸惊慌,很快便交待自己那天叫了一群人不过是吓唬吓唬刘社云,如果她打了刘社云一巴掌犯法了的话,就让刘社云打回来,说完胡改玲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。

审讯员却告诉她,警方不是为此事而来的,听完胡改玲长舒一口气。

“是你在郭喜一家人的玉米面里下的毒吗?”这一询问再度让胡改玲慌了,她连忙解释到,打完刘社云她已经出气了,犯不上再投毒杀人。

而且8月29日那一整天,她都待在娘家,根本没有下手时间。警方调查询问了村里的人后,证明胡改玲确实有不在场的时间,于是将她放了回去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没了方向的警察再次来到医院,让刘社云想一想除了胡改玲,还有没有其他人可能下手。

谁知刘社云却坚定地告诉警察,肯定是胡改玲下的手,警察告诉她胡改玲有不在场证明,可是刘社云却不听这些,就揪着胡改玲不放。

原本是来询问线索的警察,却从刘社云的行为中起了一丝怀疑,作为被害者妻子的她,她为何看起来并不关心真相,反而一直死咬着同一人不放?

警察不露声色地告诉刘社云,警方会继续跟进调查,说罢便走了。回到警局后,警察将这一情况和同事们说了,几名老公安不约而同地认为刘社云可疑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根据村里的口供调查来看,8月29日那天下午,根本没人到过郭喜家,而且从现场的勘察情况来看,门锁和窗户不存在撬动的痕迹,四周的围墙也没有发现攀爬痕迹。

那么毒药是如何下到面粉里去的呢?

根据刘社云交待,那天的晚饭她和孩子每人只吃了半碗,而郭喜吃了两碗,所以郭喜中毒最重。

但是警察到医院询问情况时偷偷观察过,刘社云的饭量虽然不大,但是绝不至于小到每顿只吃半碗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结合刘社云一直将警方注意力引向胡改玲来看,刘社云的嫌疑越来越大,因为只有她在做饭时才能不露痕迹地将毒下到一家人的饭里。

警方再一次来到村里,这次主要是向村民们打听一下,郭喜和刘社云夫妻二人间的感情问题。

村民们告诉警方,郭喜常年在外打工,刘社云长得也比较漂亮,村里至少有五个人和刘社云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即使每年郭喜回家后,刘社云对这个丈夫也很嫌弃,有村民看见郭喜有一次去牵刘社云的手,却被刘社云厌恶般地甩开,郭喜只能尴尬地站在一旁。

这主要是因为郭喜和刘社云的婚姻是包办的,婚后刘社云每每数落丈夫时,便会骂郭喜配不上自己。

根据这些线索,警方怀疑这极有可能是一起出轨谋杀亲夫案。

在村民提供的和刘社云有不清不楚关系的名单中,警方按照作案时间排除了一部分人后,就只剩下两个人,分别是名叫郭雨只和申华的村民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身在医院传信,情夫终露马脚

警方先从郭雨只下手,根据郭雨只交待,在刘社云家被胡改玲砸了后,刘社云确实来找过自己,而且还在他家里歇了一晚。

但是第二天他将刘社云送走后,两人就再没了联系,并且郭雨只在过完年后就要出门打工了,自己不可能为了一个留在村里的刘社云背上杀人的罪名。

警方对郭雨只的家中进行搜查,没有发现可疑的毒药,所以郭雨只的嫌疑被洗清了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接下来就是申华,申华就住在刘社云家的斜对面,在发现郭喜一家人中毒的村民喊人帮忙时,申华也在救援队伍中。

本来没有嫌疑的申华,却因为他的过分热心而被警方盯上。

在将郭喜一家人送到诊所后,申华一直在门外等待着,当医生提出要将二人转院时,申华向医生问了两个问题:

一、如果转院的路上走错路会怎么办?

二、到了安阳医院没有病房又会怎么办?

医生很疑惑,申华非亲非故为何要纠缠这些问题,让人有一种希望能拖延时间的感觉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随后申华又提出了要一同前往的要求,虽然被医生驳回了,但是这也留下了一定的破绽,他为何对刘社云如此关心?

在警方眼中,申华这种反常,极有可能是想要借机杀掉郭喜。

而此时汤阴医院的医生告诉警方,在刘社云转院回来后,申华来看望过刘社云两次,而且时间极长,病房里还能传出两人说说笑笑的声音。

为了不打草惊蛇,警方决定先不审讯申华,如果他一口咬定自己是无辜的,警方又拿不出证据,二十四小时后他就会被无罪释放。

但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,警方不会放过这位犯罪嫌疑人。辗转之下,警方找到了刘社云的一个侄子,警方打算将他安插在刘社云的身边,为警方搜集一些线索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刘社云的侄子听完警方的计划后,不仅没有因刘社云是自己的姑姑而拒绝警方,反而保证自己会完成任务。

刘社云因为住院,身边一直缺一个照顾她的人,所以侄子成功地待在了刘社云身边,此时申华也被警方暗中监视起来。

这天,刘社云将侄子叫到床边,让他帮自己送封信出去,侄子反问她,为什么不直接带话,那样不是更方便吗?

刘社云没有解释,只是将一封信交到侄子的手上,让他送给自己隔壁村上的妹妹刘凤英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但是当时正好下起了雨,侄子告诉她第二天再送过去,说完拿着信出了医院,这封信自然被他交到了警方的手上。

信中写着:“警方查得很紧,你那边小心”,拿到这封信,警方已经看到了希望,于是便让刘社云的侄子继续回去监视。

到了9月9日,刘社云又让侄子送封信出去,这次刘社云已经开始密谋起了出逃。

她让情人将屋里的钱全部带上,几天后在医院大门口等她,到时候两人一起私奔。

要不是侄子提前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警方,还真可能让这对凶手逃出法网,警方看完信后,让侄子继续将信送到刘社云表妹的手上,因为警方要用这封信钓出背后的申华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递信谋划私奔,为情毒杀亲夫

在刘社云表妹拿到信后,跟刘社云侄子一起过来的警察便逮捕了她,一番审讯下,刘凤英交待了明天申华会来自己家里取信。

在警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下,刘凤英答应戴罪立功,配合警方演一场戏。

第二天下午,刘凤英拿着信在家里等候,不一会申华便来了,申华看完信后,当场写了一封回信交给刘凤英,然后潇洒地离去了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警方看了看信的内容,无非是一些山盟海誓的谎言。

侄子将这封信交给刘社云,刘社云却看得很起劲,过了一天她又让侄子送出去一封信。

就这样几封书信下来,两人逃亡的细节也商量的差不多了。等到申华收拾好包袱准备去医院接人时,警方早已等在了门外。与此同时,医院里的刘社云也被戴上了手铐。

在两间审讯室里,两人对犯下的罪死活不承认,但当审讯员将两人来往的书信放到两人面前时,申华与刘社云不约而同地慌了。

刘社云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最亲近的侄子和妹妹会背叛自己,就像郭喜没想到自己最亲近的妻子会杀害他一样,这就叫报应吧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在如山的铁证面前,两人知道再也逃脱不掉了,很快便陆续交待了犯罪经过。

早在1979年,刘社云不甘寂寞,和斜对门的申华勾搭上了,为了两人所谓的“爱情”,申华让刘社云杀了郭喜,从而两人便可以天长地久。

而刘社云也恶毒地让申华将他的妻子也了结,两人一拍即合,买了两包老鼠药后便开始动手。

在1980年春节前的时候,申华在妻子的碗里下了毒,由于毒量不够,妻子捡回了一条命,但也终身只能躺在床上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刘社云见申华有如此决心,于是借着和胡改玲吵架的机会,将郭喜叫回家里。

两人原本的计划是,刘社云来到郭喜的姐姐家里,好让郭喜找来,那样申华就可以趁机在郭喜家中的米缸投毒,刘社云则想办法让郭喜回家自己吃饭。

第二天刘社云让郭喜一个人回家,其目的是让郭喜一个人回家做饭吃,但是郭喜的姐姐执意挽留,所以这一计划便失败了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刘社云见状只好亲自动手,回家后她将申华已经下了毒的米蒸上了,怕药量不够导致和申华妻子那样,刘社云还揉了一团玉米面,在玉米面里也加了毒。

到了吃饭的时候,刘社云为了洗清嫌疑,给自己也盛了半碗,与玉米面发的饼子全给了郭喜。

期间两名孩子也想吃饼,却被刘社云骂了一顿。当时的郭喜还傻傻地以为妻子是在心疼自己,所以让自己多吃点。

1980年一家四口中毒,唯丈夫身亡,妻子反复叨唠一事,引警方怀疑

刘社云心肠十分歹毒,甚至在郭喜中毒抢救期间,她还在和申华密谋如何下第三次毒,盘算着如何置郭喜于死地。

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最终刘社云和申华均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一个私情,毁掉的是两个家庭,为了一己之私,刘社云能够狠下心对枕边人下手,着实令人胆颤。

触犯法律的底线,两人终究受到了制裁,即使再自作聪明的犯罪,也终有被发现的那天。

参考资料

[1]《80年代大案要案侦破纪实丛书》,吉林人民出版社,1991年出版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