裸战——老山记忆

资讯达人

编发:拂晓哨位(fxsw2021)

来源:刘亚苏《番号镌刻在那拉》

裸战——老山记忆

酷热的环境恶劣的潮湿,让团长刘亚苏(中)、副团长梅企东(右)和政委唐宏印(阶梯下来者)每人都赤膊上阵


那拉地区属于亚热带气候,分为雨季、旱季。由于地势低洼,长年潮湿多雨,闷热难耐。对北方兵来说,适应这里的气候就成了要守住哨位必须过的第一道难关。

与越军阵地紧贴的211、111、142、左6等一线哨位,均在石头山上。哨位是利用石缝和岩洞,稍加改造而成的。不仅低矮狭小,而且透风漏雨。一下雨,雨水就顺着石缝灌了进来,即使外面雨停,哨位里依然滴滴答答“下小雨”。而且那拉地区天气还很怪,经常雨一停,紧接着就是艳阳高照,气温直线上升,哨位就成了“大蒸笼”。积水散发着臭味,钻进哨位的每一个缝隙,成了蚊虫滋生的绝好环境。这儿的蚊子不仅个头大,而且叮住你就不松口。战士们被蚊虫叮咬过的地方,水一泡就成了溃疡(前线称为烂裆),最严重者,阴囊溃烂,睾丸隐约可见。

裸战——老山记忆

六连雷涛在145阵地5号哨位

面对这种情况,各级首长都很焦急,也想了许多办法。送裙子,试图让战士既能“遮羞”,又能让裆部透风。但“的确凉”的裙子,遇水就贴在身上,腿都迈不开,更难受;送纸裤头,穿上倒不错,但不实用。战士出洞背水、背物资,侦察、作战……在石头上ー磨一蹭,就成了纸片片。无奈之下,一线哨位的干部战士干脆脱光衣服,裸体作战。只是用急包里的三角巾围在腰部,护住肚脐,以免受凉腹泻。好在一线哨位也没有女人,大家都一样,也就见怪不怪了。但这一来,本来在一些人中就流传着“女人上阵地不吉利”的说法,这下女到线哨位更成了“禁忌”。一位闻名老山战区的女护士,曾经多次给五连连长杨明星打电话,要求到五连阵地巡诊,都被婉言拒绝了。倔强的女护士找到也打算到五连阵地去的摄影干事,要求同行。杨明星听到后,立即打电话说:“如果你带她上来,你也不要来了。结果,当这位摄影干事和女护士ー同走到临近五连连指挥所的阵地堑壕时,摄影干事猛地将女护士推倒在地,自己和带路的战士飞快地跑掉了。女护士由于无人带路,只能作罢。事后,杨明星给女护士解释说:“不是不欢迎你。主要是你上来后,你尬,我们也尬。”

裸战——老山记忆

团作训股长赵昌军(左)何积明(右)与417团代职的兰州军区作战部一处处长孟云飞,在沙盘前研究战场动态

标签: